热点: 红烧鲫鱼   红烧猪蹄   红烧鲤鱼   红烧豆腐   红烧带鱼   红烧鸡   红烧茄子   红烧鸡翅   红烧羊肉   红烧排骨   红烧狮子头   红烧肉   红烧牛肉   红烧鱼   红烧鸡块  

诚博国际

2019-02-02 23:50:24   来源:我试着想起有你的地方

2做红烧肉前,先用少许硼砂把肉腌一下,烧出来的肉肥而不腻,甘香可口 年年高升(青椒炒年糕)招财进宝(红烧野猪肉夹饼)

红烧小龙虾。

红烧小龙虾的做法

红烧小龙虾(选购、清洗、烹煮全解)
小龙虾以壳硬,色深红,凶猛者为好,这个季节,以母的为好,因为黄多,到了秋风起的时候可以选择公的,因为膏十分好吃。
如下图,特征很明显,左边是女虾,右边是男虾,男虾的肚腩上有一对明显的突起物。(不好意思,我先忘了拍了,再拍男虾的时候,它的爪子已被我剪了!)
好些人不敢弄小龙虾,其实,如下操作起来,也很容易。
材料:
小龙虾1000克,香葱4棵,姜2片,蒜6瓣,香叶3片,花椒1小把、干辣椒适量
调味料:
酱油2大匙,料酒2大匙,盐、糖、鸡精适量
做法:
1、 抓虾的方法:用左手的拇指与食指紧抓住小龙虾的背部。
2、右手执剪刀,将虾芒、虾爪剪掉。
3、 将小龙虾置于流水下,用小刷将其通体细刷一遍。
4、小龙虾的尾巴分三片,掐除中间一片尾巴顺势扭转一下便可去掉虾线。
5、用剪刀剪去两侧的壳,去腮。
6、在眼睛以下,用剪刀剪开脑袋(不要剪多,剪多了虾黄会流失,也不能剪少,剪少了脏物不容易去掉),去掉里面的脏物。
7、 锅内热油,六成热时,下入花椒、姜片、蒜瓣、干辣椒,香叶煸炒出香味。
8、随即倒入小龙虾大火翻炒。
9、 调入料酒、酱油、糖,翻炒。
10、加开水没到虾的三分之二处,放入香葱。
11、大火,待汤汁见半时,放入少许盐和鸡精调味,略烧后即可起锅。
原文地址:https://blog.sina.com.cn/s/blog_488eb3fe0100dv2b.html

土豆是我家常驻的食材,老人孩子都爱吃,搭配麻辣腊肠一起红烧,粉糯的土豆渗透着肉香味,微辣的口感越嚼越香,非常美味。 八宝辣酱的“腔调”第一次去本帮菜馆的人,往往会看着菜单上的“四鲜黄酱”、“八宝辣酱”发呆,他们往往会坚定地认为:酱不是调味品吗?怎么上海人把调味品也当作菜来卖啦?这就说来话长了。如今人们下馆子,虽然名为“吃饭”,但实际上大家往往是奔着品尝美味佳肴去的,至于到底席间是不是还要吃上一碗米饭,已经相当地不重要了。但在本帮菜发展的早期阶段,如何才能更好地“下饭”,却是上海厨师首先需要考虑的问题。在清末民初的中下层上海市民眼里,如果一道菜不能使人食欲大开地“下饭”,那么这道菜多少是有些“洋盘”的。而在烂糊肉丝、小葱肉皮、肉丝黄豆汤、炒肉百页(百页结烧肉)、炒鱼豆腐(红烧鱼块加老豆腐)等林林总总的各式最原始的本帮菜肴中,又以饭菜合一的、能把菜拌在饭里吃的“酱”菜更加受人欢迎。这就是如今的上海人往往会把这类美味且实惠的菜品称为“下饭小菜”的原因。上海人所谓的“酱菜”可不是外地人眼里的腌萝卜头、臭豆腐乳这一类就着粥吃的酱菜,而是一种看上去像一堆糊糊似的、外观上类似于“酱”的菜。八宝辣酱就是其中的代表作。可以这么说,弄懂了八宝辣酱里的名堂,本帮菜的“浓油赤酱”你差不多也就懂了一半。地道的本帮八宝辣酱,实际上是一种什锦炒菜。这是本帮菜肴中为数不多的“反客为主”的经典菜肴。之所以这样表述,是因为在这道雅欲共赏的菜肴里,虽然的确是有八种口感各异的主料,但“八宝”其实却非这道本帮菜肴的主角,真正的主角是那个所谓的“辣酱”。这是一种甜、咸、辣、鲜兼而有之的一种复合味,这种极富上海特色的酱香揉合了“鲜爽开胃”与“挂口持久”这两重极为矛盾的味感。而当这种轻与重、柔与刚、淡雅与浓烈、活泼与老沉的味感同时冲击你的味蕾时,你才会明白什么叫做味道的穿透力!这种风味最早显然没有今天这样优雅,起初它的名字就叫“辣酱”。至于它最早起源于宝山还是三林塘、川沙?如今已无众可考,但可以肯定的是,它一定是源于这些上海乡下厨师之手,因为在光绪年间时,几乎所有的本帮菜馆都有这样一道菜,不同的是进了城以后,这道菜的主料才有了“八宝”之说,而各家小老板的手筋有些大同小异的差别罢了。把八宝辣酱这道下饭小菜做出点名气来的,当数一家春的金阿毛。这不是说早他两年开业的荣顺馆和更早开业的人和馆做的八宝辣酱就一定不如他,也许荣顺馆的咸肉百页和人和馆的红烧黄鱼这些看家菜的名气盖过了他们的八宝辣酱。而一家春主打的就是各式“下饭小菜”,八宝辣酱只是金阿毛的一个招牌菜而已。八宝辣酱可不是把调味品按比例配好了下锅那么简单的。这是一道工夫菜,尤其对火功和调味的要求都比较高。没一点悟性的人,很难一下子就把这道菜做出神韵来。八宝辣酱的主料没有定数,一般来说,有肫片、鸡丁、肉丁、肚丁、虾米(开洋)、笋丁、花生、豆腐干等八样(也可以加其它的丁粒状的原料)。这里脆的是肫片、笋丁、花生,软的是虾米、肚丁、豆腐干,嫩的是鸡丁、肉丁。一勺入口,各种不同的口感相映成趣,牙齿和舌头忙个不亦乐乎。但这不重要,重要的是如何处理那个神秘的辣酱。虽然从前人的描述中,我们无从知晓当年那位一家春的金阿毛是如何围着锅台鼓捣他的小秘密的,但好在一百多年后,本帮菜的技艺已经经过了若干代厨师的反复推敲,在上海老饭店(前身是荣顺馆)的任德峰大师眼里,这些技艺早已烂熟于心了。任德峰说:八宝辣酱难就难在它必须同时注重火功和调味,调味品的比例放不准,接下去全是白搭。但是,比调料配比更重要的是如何处理火候,火候处理不到位,八宝辣酱的味道就不会有那种独特的神韵。锅里的底油烧到五成热的时候下辣酱(这种辣酱上海人称为“辣糊酱”,也就是用当地的鲜辣酱腌制出来的一种低辣度的土酱),油温太高了辣酱会焦苦,油温太低了红油出不来。如今不懂行的师傅往往全都用四川豆瓣酱来炒,殊不知四川豆瓣酱是一种陈年发酵的辣酱,味性太沉闷,出不来那种辣糊酱那种味道上的鲜活感和跳跃感,这就先输了半招了。红油出来后,下八宝料,颠翻炒匀,直至炒透。什么叫炒透呢,那就是肫片和肚丁挺身卷边了,到这一步时下绍酒、酱油、白糖、少许四川豆瓣酱、和少许肉清汤,这样锅里看上去就像个半汤菜了。这时要加上盖子,大火烧开后,移到小火上去笃。在本帮菜师傅眼里,炒和烧这两个概念是不太分得清的。这是因为本帮菜里看上去像炒出来的菜,其中往往离不开一步烧。炒鳝糊、炒蟹黄、炒秃肺、炒辣酱,其实都有一个烧的过程,这是因为炒的火候往往过于刚猛,不易入味,而烧的火候又不足以收紧汤汁,所以必须炒烧结合,文武互彰,这样才会有一种绵里藏针的江南韵味。这一步是关键中的关键,调味须一步到位、汤水须不多不少、火头须柔中略刚。厨师这会儿不能开盖子,只能凭感觉去体悟酱汁能否在有效的火力条件下进行味道的复合。这个过程并不长,三五分钟而已,等到你判断酱汁里的甜、咸、辣、鲜差一点点就要复合成为一个统一的味道时,就到位了。如果过了这个节点,味道就完全复合了,那就板结了,行家就会说:味道死掉了;而差了一口气呢,这些调味品还没有团结成一家人呢。这一口气的感觉就是要保证味道既有“统”又有“分”,既“同”又有“和”,这种味道上的矛盾的统一才是本帮辣酱的神髓。这三五分钟,就足以体现厨师在味道上的悟性了。接下来,大火收汁,边晃锅边用湿淀粉淋下去勾芡,这是厨师的基本功,一般不会错。卤汁包紧八宝料后,淋明油出锅,装盘后要做到“亮汁芡、一线油”,再加上清炒虾仁的“帽子”,这些扫尾的手势要干净漂亮,这道八宝辣酱才算神完气足。用上海话说,这样的活儿才叫“腔调”。八宝辣酱这道菜虽然是一道“小菜”,但大俗之中往往蕴藏了大雅,在这雅俗之间,考的就是厨师的悟性。一个优秀的厨师必须同时具有“静如处子”和“动若脱兔”这两种性格特征,该快则快,该慢则慢,只有在不同的火候节点,各依食材的天性顺势而为,才能臻入化境。这才是地道的本帮菜易学难精之处。(注:如同四喜烤麸一样,所谓八宝,并无定数,也有加入腰丁、青豆、香菇的,也不算错。这道菜过去是用来下饭的,但现在人们往往当作一道单独的菜肴来品味了,所以如今咸味也应略减,不少店家将吸味的豆腐干改成了不宜吸味的小元宵,这些都是值得肯定的改良,不必拘泥于成法)

最精典的主菜像红烧带鱼、炖鸡翅、炖牛肉、排骨等,这些菜除了可以单独做主菜食用,像鸡翅、牛肉、排骨还可以分别和白菜土豆山药等配搭,一种菜就可以演变出不同种类的菜肴,时间长也不腻,还能符合健康膳食搭配的标准。 将鸡腿摆盘,淋上少许汤汁,色泽红亮、香浓味美的红烧鸡腿就可以上桌啦!

上一篇:柠檬西瓜特饮
下一篇:最后一页

网站地图  |   Sitemap  |   TAG标签  |   RSS订阅
Copyright©2002-2020 www.rakusyoku.net 版权所有